老年大学学员为何不想毕业?


【发稿时间 :2016-08-12 编辑: 来源:

 

  春暖花开,万寿宫老年大学校园,新学期的学习生活渐入佳境。张敏在教室操作电脑已经熟门熟路,网购、制图、PPT、写博客、聊天、建群……刚退休那会儿,她完全是电脑盲,从平江老年大学到苏州市老年大学,从开机关机到如今玩转电脑,张敏一学就是六七年,去年还在某网站全国性PPT制作比赛上拿了奖,“我要一直学下去,在老年大学我找回了自信、学到很多不落伍的新知识,找到很多同伴,非常开心。”
  记者在近几天的采访中了解到,张敏的想法代表了学员的普遍心态——学特长交朋友,入学多年不愿毕业。


  学知识交朋友保信心 老年大学成社交平台


  到退休年龄,人一旦离开工作岗位,从频繁的人际交流突然回到狭小天地,从紧张的工作氛围回到悠闲家中,往往会产生一种孤独、空虚和无所事事的失落感,这种失落感,是加快衰老的原因之一。进入老年大学,这种失落感很快消失。周围有那么多同龄人一起切磋学艺,课堂上有那么多知识等待老人去探索,老师又无比耐心地讲解辅导,老人发现有许多事值得自己去做,这无疑是人生一大乐事。“在老年大学,老年人在一起没有顾虑,形成一个兴趣相投的圈子,平时一起上课,课后聊天聚会,生病了还会互相关心照顾。以课会友、精神家园。”学员胡振芳这么表达她对老年大学的感情。也是基于此种感情,绝大多数学员入学后就不愿毕业,胡振芳所在的英语班,还有80多岁的学员,家住木渎,每次上课早上5点就要起床。事实上,前些年老年大学出于安全考虑,出台了80岁以上学员须提供健康体检报告以及亲属签字方可入学,实行6个学期以来,至今仍有逾百名80岁以上老人在读,他们对老年大学的依恋可见一斑。“只要身体许可,我们这里一学十几年的现象相当普遍。”苏州市老年大学教务处谢老师告诉记者。
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、在老年大学讲授老年心理健康的沈老师,从心理学角度这样分析学员对老年大学的热爱:第一是学习动机。通过学习,勤用大脑,可以改善血运状态,推迟脑萎缩。第二是情感交流动机。在老年大学,同龄人之间没有等级顾虑,交流顺畅,这里因此成为一个很好的老年人社交平台。第三,提升自信心。学到新知识,证明自己不落伍有价值,有益于保持心态年轻。


  唱歌跳舞养生摄影热门 智能手机隔代教育新潮


  采访中记者发现,老年大学深得追捧,课程设置贴近老年生活、有趣实用也是一大原因。“我们学员三成男性七成女性,唱歌跳舞养生这些课程是最受欢迎的热门课程。”老年大学人文系徐老师告诉记者,每学期,这些专业的名额基本都是在开始报名后就被瞬间“抢光”。“声乐舞蹈戏曲最受女学员欢迎,男学员相对更偏爱文史、诗词、电脑、书法这一类。”
  近年根据老年人生活变化陆续新开的英语、智能手机、心理健康、隔代教育等课程,也大受欢迎。做语文老师的胡振芳退休后在老年大学学摄影,喜欢旅游的她发现,国内游如鱼得水,出国游却瞬间变“文盲”,加上女儿最终留在美国工作,胡振芳下决心要学好英语,至今已学了四年。音标、初级口语、老年出国英语都被她学了个遍,如今也能用单词进行简单沟通。
  老年大学总是能根据现实情况增开新课,“智能手机”班就是典型例子。近年来,老年大学的工作人员明显觉察到用智能手机的老人多了起来。老人们有了智能手机,却“玩不转”,所以学校决定2016年春季开个班试试。没想到老人积极性很高。目前教授的是安卓系统,因为学校发现多数老人用的是安卓系统手机。一些用苹果系统的老人便要求下学期增开苹果系统课程。如今,几乎所有的班级都建立了自己的QQ群、微信群,课业探讨以及出游聚会,都在群里交流,智能手机不会操作还真不方便。
  宋荷英上的也是一门新课——隔代教育。“我儿子是我从小一手带大的,但是上过这个课,我真觉得从前很多方法过时了。”在中国,隔代教育是老年人容易与小辈产生矛盾的节点,小辈觉得老人的方法不科学,老人觉得我不是照样把你们都带大还出息了。“我师傅也上隔代教育班,她帮忙带孙子一开始不能接受媳妇的某些观点,比如一岁之内不给孙子吃盐,我们苏州人都说男孩子不吃盐要没力气的呀。”隔代教育班请苏州资深的营养师以及儿童医院的专家讲课,然后回家跟小辈沟通,好多观点能统一了。隔代教育还灌输一些理念,“比如孩子的第一监护人应该是父母,做老人的只是帮忙而已。我不赞成现在好多年轻人生过孩子就彻底丢给老人,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。”宋荷英说。隔代教育班很多学员的孩子在国外,去国外带孩子理念差距更大,通过学习也逐渐能接轨了。


  老年人的精神生活逐渐 成为整个社会的关注点


  苏州经济社会比较发达,人口老龄化程度相对突出。截至2014年底,苏州市户籍人口6610766人,其中老年人口1591974人,占户籍总人口的24.1%,比2013年增加82466人,增幅达5.46%,创历史新高。
  当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社会问题,也不可避免地成为基本国情、市情,老年人这个特殊的群体,拥有大量的空余时间,精神生活需求旺盛,老年大学一席难求就不难理解了。
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沈老师2015年春季在老年大学新开了老年心理健康课,甫一开班报名人数就逾百名。“失独、丧偶、疑病、恐惧死亡等情况下,老年人的心理健康或多或少存在问题。我将心理学深奥的内容通俗化,针对老年人情况有的放矢,让学员们自我讲述,再做专业咨询讲解,收到很好的效果,学员都主动地找我倾诉内心困扰,这对他们的心理健康有帮助。”沈老师说。
  “老年大学是我退休后的主要生活重心,家务可以不做,课一定要上。”宋荷英说。的确,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社会保障体制的建立,老人物质生活日益充盈,他们的需求必然更多地转向精神层面。老年人的精神生活,正逐渐成为整个社会的关注点。
  为了缓解这一矛盾,苏州市老年大学自1985年创建以来,已经数次扩大规模。2002年,市委、市政府决定,将万寿宫全部划归市老年大学用于办学,并将市老年大学的改建工作纳入当年政府10项实事工程,市财政专项投入800万元改建和维修校舍,学校从此由老街小巷正式走进古殿大院。2012年,市委、市政府将紧靠万寿宫的原轻工业局机关大院全部划归学校,市财政再次投入专项资金1430万元进行新一轮校舍建设,列入当年政府为民实事工程项目。2015年,市委、市政府再将苏州日报社民治路所属房产及2100多平方米的地块全部划转给学校用于办学,校园面积再次扩展,学校发展再逢机遇。
  经过几轮改造后的苏州市老年大学,建筑面积13000平方米,共有大小教室34个,教学钢琴、电子琴140架,摄影电视音响设备120套,电脑300台。办学规模从初创时的5个班级、375名学员发展到现在的8个系、24个专业、86门课程,8500多名学员。
  截止到2014年,全国各类老年大学、老年学校,已经有49000多所,在校人数超过587万,但这个数字对于我国2.22亿老年人来说比例还是太小。

分享到: